新闻:

汉麻:不只是想象

发布时间:2010-06-03

  “皮肤黝黑”,这是媒体描述李如成时使用最多的短语。但在西双版纳的阳光下,这个特征却发挥了另外的作用——如果不说话,他一不留神就会成为混迹于西双版纳大街上的“土著”。

  似乎李如成本人也喜欢这种“混迹”。自打2007年雅戈尔在这里与宁波宜科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云麻实业有限公司,以及解放军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联合成立汉麻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雅戈尔占91%的股份),建立汉麻基地以来,他就成为了这里的常客,甚至乐于成为某种程度上的“主人”,带各方宾客来参观雅戈尔的“汉麻后院”。

  汉麻刚刚开始

  “请您不要拍照。”身穿军装的服务人员态度友善地提醒着宁波的人大代表考察团。对任何参观人员的拍摄请求,这个位于西双版纳的汉麻基地车间都是以“抱歉”的态度对待。据该基地人员透露,曾有同行想尽各种办法来基地“学习”,甚至用上了针孔摄影机。

  整个基地厂区并不大,每个车间的员工也不多,囊括了从原麻到成纱的整个生产流程,管理上还有些“军事化”的味道。这可能是全世界最为尖端的汉麻生产线了。

  2004年,云南省的政府官员到北京拜访曾经在云南服役超过30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的部长廖锡龙。在拜访中,云南省的官员吐露困惑:云南的麻资源极其丰富,但用途却非常有限,他们希望军队后勤部能够用自己的科研力量给予帮助。廖锡龙将这一信息传达给了负责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的少将张建春。

  当时,张建春等科研人员已经完成了对大麻的改良育种,培育出“云麻1号”、“云麻2号”两个既保留大麻优良特性又不具备提炼毒品条件的新品种,并赋予了它一个新名称——汉麻。在当时的“两会”上,当李如成从张建春处得知这个项目的时候,两个人都觉得这是一项前景光明的大事业。但汉麻技术虽然具备了产业化发展的基础条件,但真正的产业化还需要真正有实力的大纺织服装企业的推动。

  在对汉麻全面考察之后,李如成终于下了决心,“要坚定不移地把这项利国利民的产业做大做强”。他认为这既是雅戈尔开发汉麻产业的初衷,也是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2005年,在得到国家的授权后,雅戈尔携手中央军委军需装备主管部门,正式投资汉麻种植和汉麻纤维加工、汉麻综合利用等科研项目。目前,基础建设、厂房建设、设备采购已经完成,工厂已经投产,现已达到年产汉麻韧皮纤维5000吨的生产能力。
一条从汉麻的种植、纤维加工、纱线到产品创意设计、产品制作和销售的独有产业链正在形成。

  2007年,雅戈尔生产的汉麻制品开始供应部队。2008年,雅戈尔向军方供应了400万双汉麻袜子,2009年供应1000万双汉麻军袜。汉麻作训作战服目前正在一些部队试穿。同时,雅戈尔也将少量汉麻服饰品投放市场。自2008年12月进入市场,试销的衬衫、西服、内衣等多种汉麻服饰产品受到消费者欢迎。

  汉麻项目的收益到底有多大?宜科科技的2009年中报披露,汉麻业务的毛利率为20.92%,其主营的服装辅料毛利率仅为14.15%。中报截止日期为6月30日,而汉麻项目在当年的4月初才投产,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汉麻业务已经显示了自己的价值——毛利率居宜科科技所有业务之首。然而,这仅仅是开始的开始。

  从想象到现实

  就整个中国纺织业而言,原料的困惑是如影随形的重要瓶颈。虽然我国纤维加工量占世界第一位,但在原料环节存在巨大的缺口:化纤原料有60%的缺口;棉花四分之一依赖进口;羊毛三分之二依赖进口;即使是麻类,在2007年也进口了55万吨。在原料方面没有定价权,就无法改变自身的行业地位,而汉麻是拥有完全中国自主产权的新型天然纤维,这对于突破高端面料市场是个进步。

  汉麻产品不仅具有独特的环保、保健功能,而且附加值很高。在欧美市场上,汉麻服饰品的价格是棉服饰品价格的两倍。据相关人士介绍,全球汉麻面料的需求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雅戈尔计划将50%的汉麻产品投向国际市场,其市场空间与回报着实可观。

  同时,张建春所带领的研究团队,还将汉麻的组成、结构、性能及在军用被装的应用技术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目前已形成包括由粗加工、纤维加工、化工、造纸、粘胶、木塑、汽车内饰、新型建材、复合材料、食品保健、木质陶瓷、活性炭、生物柴油等13个产业组成的汉麻加工与应用产业链。许多成果应用于国家经济建设,在民用领域实现了巨大经济效益。”张建春说。

  目前,全世界只有中国、加拿大、德国3个国家掌握了汉麻纤维开发利用技术,中国的上述研发成果在国际上处于领先水平。而且,按照规划目标,到2012年,雅戈尔将种植汉麻1000万亩,年产汉麻纤维100万吨,解决100万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带动300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该项产业将产生惠及百万农村  家庭的社会效益。军民合作、反哺农业、低碳环保、全产业链收益、国际市场定价权……当所有这些因素凝聚在雅戈尔和汉麻身上的时候,其所带来的想象空间可以想见。在这一点上,雅戈尔的战略与战术耐人寻味。关键是,这不仅仅是想象,它正在一步步地被变成现实。

  发展更上层楼

  现在,李如成已经成了汉麻的超级演说家。他说自己几乎全身都是汉麻的衣服,以前出差,一周就要带七套内衣,而现在带汉麻内衣只要两三套就够了。吸湿、透气、舒爽、防霉、抗菌、抗辐射、抗紫外线,并且能够吸附各种有害气体……对于种种汉麻优点,他总是如数家珍。

  他感兴趣的更有正在全国铺建中的汉麻生活馆。在北京东单雅戈尔专卖店的三层,男装、女装、内衣、家纺……整个店面呈现出素雅的高端体验。其中的品牌汉麻世家被纳入到雅戈尔服装的一个更大的计划之中。目前,此生活馆已在宁波、北京、上海等地陆续开出,几年后将会出现上百家。

  几年前,业内有分析人士曾对雅戈尔品牌的老化提出质疑。而这也是雅戈尔这两年致力于变革的重点所在。

  近几年的CHIC期间,雅戈尔都高调出场,表达了自己的年轻化、高端化姿态。同时,MAYOR &YOUNGOR、YOUNGORCEO和GY,代理的美国品牌Hart Schaffner Marx,以及汉麻世家的注入,雅戈尔的品牌战略格局已逐渐确立。与此同时,汉麻也带给雅戈尔一个进军其他如家纺、女装、饰品、生活用品等诸多领域的端口。

  对雅戈尔“不务正业”的质疑,几年来似乎一直没有中断。虽然雅戈尔的地产在宁波及江浙如火如荼,投资业务也似乎顺风顺水,但服装却一直在李如成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份量。把地产和投资两块业务搞定之后,李如成的心思又回到服装和纺织。而且,数字摆在眼前:2009年,尽管服装业仅为上市公司贡献了4.5亿元左右的利润,但却创造了69亿元的现金流,以及有待被挖掘的巨大品牌价值。

  在澜沧江支流的河边,59岁的李如成光着脚趟着河水,招东呼西,说笑不断。一边吃着稀奇古怪的傣家土菜,一边和人们谈他的创业、他的信仰:“我信什么?我信阿拉伯数字。你看,员工的收入、给政府的税收、给投资者的回报,还有企业自身的增长……”对于这个中国最大的服装公司的老板而言,他似乎更羡慕欧洲的小公司:“他们的文化是不做大,只做精,做精了以后公司很稳定,运作公司是一种享受。”

  曾经,李如成多次宣称要在60岁时退休。但他也坦陈:“现在的一代人不一样了。新一代人功利心特别强,自我意识也特别强。整个社会有这样的问题,雅戈尔也有这样的问题。”若他果真如自己预计的那样,今后的一年,将是他作为雅戈尔舵手的最后时日。还好,他喜欢上了西双版纳的阳光。(中国纺织报刘蛟)
 

条款条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交通指南Copyright © 2008 YOUNGOR All Rights Reserved